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新闻
广东公安  >  头条 > 正文

果敢专业执著 践行从警初心

2016年08月03日 14:25    来源:人民公安报   作者:付静 王清波   


刘忠文查阅办案材料。


  本报记者 付 静 王清波

  面对犯罪嫌疑人持刀劫持人质的生死瞬间,他临危不惧;面对一起又一起棘手的案件,他赴汤蹈火。

  他是一名在刑侦一线摸爬滚打了20多年的老刑警。身材不算高大,习惯性地皱眉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。他便是刘忠文,广东省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副局长。

  近日,记者见到刘忠文。这位经历过无数生死瞬间、破获一起又一起大案要案的老刑警并不十分健谈。即便在谈及所侦办的案件时,他也经常沉默,“破了无数的案子,但真不愿回想,因为刑警是一个充满遗憾的工作,牵涉太多的生命。”

  采访中,电话铃突然响起,“八卦岭派出所辖区发生一起涉嫌贩卖婴儿案件!”

  “我必须到现场去!”刘忠文说着便拿起包匆匆出发了。

  在兄弟们心里,他就像定海神针

  刘忠文现年48岁,1991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。调任福田分局副局长之前,刘忠文是宝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。

  宝安,曾被称作“关外”,是深圳市治安最复杂的地区之一。盗抢、命案、黑恶势力,这些曾让很多人对宝安望而却步。

  “看起来很文雅,在宝安当一线指挥员,他能行吗?”2009年,刘忠文从机场分局刑警大队调至宝安分局刑警大队,刚一到任便引来不少质疑。

  7年中,刘忠文带领的刑警大队破获了一起又一起大案要案,打出了“金字招牌”;7年来,宝安的治安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平安宝安的勋章上有刘忠文的汗水。

  7年后,当刘忠文因为工作调动要离开时,宝安分局刑警大队的队员们万分不舍,“我们感觉真离不开他。”

  “对那些给百姓带来伤害、引起恐慌的案件一定要快速侦破。”刘忠文说。2015年1月,宝安区连续发生两起以行人为目标的泼硫酸伤害案件,导致两人重伤毁容,引起了社会的恐慌。“不破案决不收兵。”刘忠文说。从案发到破案,6个昼夜中刘忠文和战友们衣不解带,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分析研判。

  除了有些案件须快侦快破外,长线作战更考验人的意志。2013年,他带领宝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历时7个月,转战江西、云南、山东等地,成功打掉公安部督办特大系列入室盗窃案,抓获盗窃犯罪嫌疑人44名,打掉入室盗窃团伙9个。

  “跟‘刘大’办了那么多案子,也遇到过很多棘手的案子,但他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可以一直走下去。”宝安分局刑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郑野说。

  亲临现场指挥、总是冲在最前面,刘忠文既是指挥员,也是战斗员。“只要‘刘大’在现场,兄弟们的心里就有底,他就像定海神针一样。”宝安分局刑警大队一中队副中队长郭大鹏说。

  比起历尽艰辛的破案过程,生死一瞬的抉择对刑警来说是更大的挑战。

  2015年5月9日,在宝安区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,一男子持匕首劫持一名小孩,并索要50万元赎金。

  因犯罪嫌疑人躲藏在车内,到达现场后,为了尽快摸清车内的情况,刘忠文腰后别了一支子弹上膛的枪,从左侧一点点向车边挪动。

  “右手持刀紧紧地压在孩子的颈部,左手拿着打火机。”刘忠文迅速地在大脑中记录车内的情形。车内飘出的一股汽油味让刘忠文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。

  到底开不开枪?能不能直接冲进去夺刀?刘忠文迅速分析各方案的可行性。考虑到刀离孩子太近、车内又有汽油,刘忠文迅速否定了这两个方案。

  “如果刀能离开孩子脖子一瞬间,我们从两侧同时出击,就有把握把他拿下!”经过缜密推演,刘忠文拿定了主意。

  为了获得那短暂的一瞬,刘忠文步步逼近,紧握汽车遥控器的手心里全是汗。终于,嫌疑人察觉到刘忠文离他太近,手里的刀突然指向了刘忠文。苦等的这一秒终于出现!刘忠文迅速按下汽车遥控器,从左侧扑了进去把孩子抢出来,与此同时,战友们从右侧将犯罪嫌疑人制伏。

  就在孩子被解救的一瞬间,犯罪嫌疑人点燃打火机,车内冒出一个巨大的火球,刘忠文和他的战友被轻度灼伤。

  一瞬间,似乎很短,却可能决定着一个人的生命;一个决定,看似简单,背后却经历了无数次纠葛和推演。

  “作为指挥员,必须考虑到每一个细节,对时机必须要有精确的把握。遥控器能不能顺利打开车门,两侧人员冲上去的时间点是否高度统一。”刘忠文说为了那一瞬间必须做足万全的准备。

  “‘刘大’没有什么豪言壮语,几乎没发过脾气。但只要有他在,不管多难,我们都有继续干下去的信心。”宝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郑超说。

  尽自己的努力给受害人及其家属一个交待

  “当我们赶到现场,孩子的身体已经发软了。”

  讲起那起一直难以释怀的案件时,刘忠文有些哽咽,不自觉地点上了一支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,陷入了沉默。

  2014年,沙井发生一起儿童绑架案。刘忠文带领刑警大队民警迅速开展调查。破案、抓捕、讯问,他们终于在第2天凌晨从犯罪嫌疑人口中得知,被绑架的儿童被藏在灌木丛中。“孩子被藏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。半夜黑漆漆的,‘刘大’跑在最前面,深一脚浅一脚地找。”遗憾的是,他们没有跑赢死神。看着已经没有呼吸的孩子,刘忠文哭了。

  “如果我们能再快一点,如果那个嫌疑人能早那么几分钟开口,那个孩子可能就不会死。”刘忠文不断地责怪自己。其实,为了尽快破案、找到被绑架的孩子,他整整两天没有合眼。

  “刑侦是充满遗憾的工作,逝去的生命是回不来的。面对死亡、伤残,破案后的成就感是有限度的。”刘忠文被刑侦一线残酷的现实刺痛着,但他说:“刑警总得有人做,我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努力给受害人及其家属一个交待,尽最大可能减少遗憾。”

  2015年12月,宝安发生一起入室盗窃抢劫杀人案。女事主被潜入家中行窃的嫌疑人连砍30余刀。

  更让人心碎的是,躲在门后的女事主7岁的孩子目睹了整个过程。

  “这将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。”刘忠文低着头不断摇头叹息。

  他抬起头,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,“这种穷凶极恶的歹徒,就算他钻到地下,我挖地三尺,也要把他挖出来!”

  “后来询问案情时,孩子成为现场唯一的目击证人。我们真的不想去问、也不忍心去问。”身为父亲的刘忠文每过问一遍,心都像被刀剜一样疼。

  “孩子说,妈妈遇害时是凌晨3时45分,他当时被吵醒看了一下闹钟。”刘忠文说这个时间点成为破案的关键。

  “案子破了,但我们都高兴不起来。”那三天三夜,刘忠文几乎没有合眼。他带领民警访邻居、勘现场、查视频。“我们无法抹去孩子内心受到的伤害,也无法挽回那条生命,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。”

  “是什么让您能坚持从事刑警工作?”

  “为了给受害人一个交代,更是为了守护千家万户的平安。”

  从不在家人面前谈工作,怕他们担惊受怕

  “不沾污秽、平安归来”是妻子最大的期盼。结婚20余年,刘忠文的妻子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——每次丈夫出任务时,她都会把丈夫的皮鞋擦干净。

  “平均一周回一次家基本可以保证,回两次需要争取,回三次基本没有希望。”谈起在民警中广为流传的这句话,刘忠文笑了,“有时在回家的路上接到电话,有时到了家门口接到任务,有时一只脚踏进了家门又不得不收回来,有时刚坐下吃两口饭又要出发。”

  随时准备执行任务,这是刑警工作的常态。面对时间永远不受自己支配的常态,如何始终以一种高度的热情从事刑警这一职业?

  “能够一直干刑侦,是因为我从来都没有觉得烦过,还保持着曾经的那份激情。”刘忠文说,小时候看到邻居卖掉辛苦养大的猪崽换的钱被小偷偷走,便萌生了长大当警察抓小偷的想法。填报高考志愿时,刘忠文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刑侦专业。毕业后,刘忠文穿上了警服。

  “做刑警,必须要有一种情怀。”刘忠文说。25年过去了,自己当初那份“抓小偷”的警察情结没有变,惩恶扬善依然深深扎根于刘忠文的内心。

  宝安分局刑警大队民警聊起刘忠文都滔滔不绝。

  “他有一个电饭锅,晚上值班时经常给我们熬小米粥喝。小米是他在山西老家的父亲种的。”“逢年过节,‘刘大’总是把值班排给自己,让其他人能陪陪家人。”“刑警工作面对太多的阴暗面,‘刘大’经常组织体育活动,让队员们在运动中释放压力。”

  “我把工作跟家人分得很开,从不在家人面前提及工作,怕他们担惊受怕。”刘忠文说。

  “不愿让家人担心,那感到压力大的时候,你会怎么做?”记者问道。

  “压力大的时候,我就把兄弟们聚到一起,聊聊天,说说案件就会好。这也是为什么刑警队员之间会有兄弟般的情谊,那是因为他们一同经历过太多太多。”刘忠文回答。

  采访被突如其来的案件打断,记者一同前往现场。一路上,因重感冒略显疲惫的刘忠文除了闭目养神,便是打电话询问案情。

  赶到现场,刘忠文迅速从包里掏出了笔记本,双手搓了一下脸——一双眼睛炯炯有神、直指案件核心的话语坚定——他又投入案件侦办中。

责任编辑:李召阳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点击排行
中国警察网络电视
论坛热帖
猜你喜欢